天邦食品:二季度头均亏损300多元,完全成本已降至9元/斤以下

7月7日,天邦股份发布最新一份投资者互动记录表。天邦股份表示,根据半年度业绩预告,公司 2022 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扭亏为盈,主要贡献来自出售子公司股权的投资收益。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仍亏损 7.3-8 亿元,主要来自于生猪养殖业务亏损。2021 年末公司计提了 9 亿多生猪存货减值准备,由于子公司之间有内部销售,去年未实现亏损有 3 亿多,这两项均在今年上半年结转,总的影响是 6 亿多。

养殖业务:从趋势看,随着第二季度猪价逐步回升及公司生猪产能企稳回升,效率改善,第二季度亏损已经较第一季度大幅收窄。二季度出栏量和一季度持平,但二季度平均售价为 15.3 元/公斤,成本有所下降,头均重量上升至 125-130 公斤之间,头均亏损由一季度约 800 多元已降至二季度 300 多元。完全成本经初步计算约不到 18 元/公斤。上半年成本偏高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闲置产能费用分摊。生产效率方面持续改善,6 月窝产活仔数已经超过 11 头。出栏构成方面,一季度淘汰母猪约 7 万多头,二季度正常母猪淘汰 3 万多头,非标猪比例大幅下降,6 月广西受洪水影响有小部分提前出栏。

食品业务:该业务目前仍亏损,临泉厂产能需要爬坡,前期分摊费用较高,还包括新冠疫情对运输、屠宰量等都有影响。

提问 1:二季度完全成本下降了多少?有哪些生产效率的指标在二季度有明显改善?
回复:二季度完全成本约不到 18 元/公斤,一季度约 20 元/公斤出头。完全成本的改善最主要是来自生产效率的提高,6 月窝产活仔数已经超过 11 头,包括二季度没有大量淘汰能繁母猪,猪场的健康度有所改善。

提问 2:全年的成本有完全成本下降的目标吗?公司通过哪些措施在下半年继续降成本?
回复:我们希望四季度完全成本下降到 16 元/公斤左右。现在成本平均下来约 18 元/公斤是因为各个区域差别比较大,广西的成本因为满负荷运转约 15 多元/公斤,健康度比较好,管理比较到
位;山东、安徽都是不满产,闲置产能费用比较高,有些场刚投产没多久,期初断奶仔猪成本偏高,造成整体平均成本偏高。后续这些落后的区域恢复正常生产,补栏完成,母猪也开始进入正
常生产周期后,成本自然也会下降。成本下降最主要的是猪的健康水平、生产效率管理要好。断奶仔猪成本随着新投产母猪场不断转成满负荷场,平均成本也会下降。目前广西正常断奶仔猪成本 300 多元,但刚投产的新场 600-700 元,所以平均仍要 400 多元,等满负荷生产的场越来越多后,断奶仔猪成本还有下降空间,到 400 元以下是没问题的。同时,存活率对饲料成本的影响也是比较大的。死亡率持续在下降,后续饲料成本节约是很可观的。饲料价格目前也见顶回落了,饲料成本也有下降的可能。另外闲置产能减少,分摊费用进一步下降,也会对成本下降有贡献。

提问 3:完全成本主要包含什么项目,总部和三费包含在里面吗?
回复:和养殖相关的所有费用都包含在完全成本里面,没有包括的是总部费用和其他板块的费用。

提问 4:一季度出栏均重 115 公斤左右,二季度均重上来比较多是因为?目前商品猪均重比较高,准备压到什么均重,有没有目标值?
回复:因为周期确定反转,猪价回升,出栏略放慢了节奏,所以出栏均重提升。节奏上 5-6 月体重提升差不多,4 月稍微轻一点。6 月也有一部分由于广西洪水提前出栏,平均下来差不多。我们的猪口感风味最佳的时候是在 125-130 公斤,所以我们希望把猪养到这个阶段出栏,不会特意压栏。

提问 5:今年明年出栏目标是多少?下半年出栏节奏是否会加大仔猪销售?目前能繁及后备的数量是多少?年底的目标如何?
回复:史记种猪业务剥离后,出栏量不再计入天邦,会少一块。原来计划的是 500 万头,可能会少 50-60 万头。一季度猪价比较低,现金流压力比较大,所以扩产动作没那么快,目前计划争取出 400 多万头。仔猪有可能会卖一部分,但也要根据市场随时调整。6 月底能繁数量是 30 万出头,下半年由于史记剥离出去约 4万头,目前在逐月增加,年底计划到 40 万头左右。后备比较充
裕,母猪场后备变化不大,约十几万头,培育场母苗也是可以做后备的。

提问 6:闲置产能费用是固定资产折旧吗?闲置产能共有多少?
回复:闲置产能费用主要是折旧和租金(租赁场),还有一些用于维持的少量人工和日常维护费用。如果史记不剥离,截至 2022上半年母猪场产能 72 万头,实际存栏 30 万头。

提问 7:明年出栏计划有改变吗?有没有长期出栏规划?回复:之前计划明年实现 1000 万头出栏,是包括史记的。史记剥离后,能繁少了一部分,会有一定影响。

明年的出栏规划目前还没有新的指引。长期来看,公司战略不是养最多的猪,但希望每头猪的价值最大化。目前长期出栏规划仍是 3000 万头,屠宰深加工会逐步和养殖量去匹配。

提问 8:明年是否有增加产能的计划?保 800 冲 1000 万的出栏规划还需要多少资本开支?
回复:明年不需要增加产能。今年年底如果达到 40 万头能繁,仍有产能闲置。明年如果现金流充裕,会把现有产能满产,满产后差不多有将近 70 万头。育肥产能会匹配来做,但育肥产能增加很
快,所以不着急。目前有规划的是猪场智能化升级和舒适度改造,我们目前也在对紧急的改造项目用自有资金进行,后续如果定增审批完成后,这部分是明年资本开支的重点。

提问 9:高管换届后,内部人员激励有什么变化?内部管理模式相比之前有没有明显变化?公司整体运营效率有没有明显改善?

回复:高管薪酬恢复了原来和绩效挂钩的方式,职位越高工资和
绩效挂钩比例越高。内部整体运行效率有比较明显的改善。去年因为扩张太快,人数一下增加太多,新人做不到人岗匹配,反而降低效率。去年 8 月开始做人员优化精简、人岗匹配工作,要求
做不到人岗匹配之前,宁可不投产,保证一旦投产就要成功。总部人员也更加精简高效。
提问 10:公司整体战略在管理层换届后有明显变化吗?
回复:从战略来说,公司未来是想做优质的猪肉食品供应商,目前主抓的重点是临泉的屠宰产能和未来的加工产能。出栏量不一定最多,但希望每头猪能实现价值是最大化,主要通过产业链的
延伸来实现目标。我们对自己的猪肉品质很自信,希望美味猪肉能真正发挥价值,实现更大的效益。种猪剥离后,未来业务聚焦在养殖、屠宰、加工的环节。

提问 11:屠宰业务目前还是亏损吗?预计什么时候实现盈利?
回复:今年希望是能盈亏平衡,明年会有盈利要求。

本文由新猪派LWH综合报道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nmunet.com/2022/32730.html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
10-12月
10-12月
10-12月
10-12月

推荐阅读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