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茅闪崩!重资产模式吃香,但难解生猪周期?

猪茅闪崩!重资产模式吃香,但难解生猪周期?

5月24日,拥有3300亿市值的“猪茅”牧原股份盘中一度跌停,收盘时跌幅收窄到8.53%,蒸发了319亿元。而作为猪企龙头,牧原股份的大跌也带动了其他猪肉股的下跌:新希望、龙头肉食等均跌逾3%。

而牧原股份从今年2月,股价触及131元的高点以来,到目前为止已经累计下跌近29%。

生猪存栏量连续11个月环比增长,价格持续走低

牧原股份大跌的背后,是猪肉价格在持续走低。搜猪网日评显示,5月24全国瘦肉型猪出栏均价17.46元/公斤。而在牧原股份此前披露的4月生猪销售简报中,其4月平均售价为21.11元/公斤,已经跌至2020年最低水平。

而据《财经》杂志统计,目前多地猪价已经“破10”。截至5月21日,全国可监测的31个省市区当中,已经有29个省市区外三元生猪价格跌破了10元/斤。

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也验证了这一点。今年2月至4月,我国猪肉价格分别同比下降了14.9%、18.4%和21.4%。

猪价的持续走低催生了养猪户的恐慌与加大出栏的意愿,大量积压于供给端,屠宰企业得以压价,拖累猪价加速下跌。

中原证券表示,受到饲料成本上升的影响,部分地区猪价已经跌至自繁自养户的成本线,外购仔猪育肥户也进入亏损状态,养殖户抵触情绪较强,或为行业带来危机。

但行业入冬并非一日之寒,猪周期的最高赢利点,其实在去年就已悄悄过去。

作为一种特殊的经济现象,养猪业因猪存在生长周期固定和不易保存的特点,难以精确控制出栏量,因此市场每三至四年就会存在一个供给不足-充足-不足的“猪周期”循环。

在前几日的股东大会上,牧原股份曾表示,尽管2018年的非洲猪瘟带来的“超级猪周期”对整个行业产能都产生了较大影响,但目前全国生猪产能已逐步恢复,并带来生猪价格回落。

据国家统计局统计,2020年我国猪肉价格同比上涨49.7%,总体上处于历史高位。受疫情和非瘟的双重影响,当年生猪养殖业获得超长红利期,养猪户在利润驱使下纷纷入行。

而农业农村部的数据显示,2020年底,我国生猪产能则已经恢复至常年水平的90%以上。截至去年12月,全国能繁母猪存栏达到连续15个月环比增长,生猪存栏则连续11个月环比增长。

很快,市场在发挥着调控作用,当供应持续扩大时,需求侧开始饱和,价格下跌也在所难免。

重资产模式吃香,但生猪周期难解

尽管生猪市场的行情回落,但在资本市场上,牧原股份似乎总是受到券商的特别青睐。

3月13日,雪球上一篇题为《牧原会是惊雷吗?》的文章,曾一度对牧原股份的财务数据提出了多项质疑,并迅速蹿红,将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。3月16日,牧原股份对深交所的问询给出了一份长达33页的回复,暂时缓解了市场对其财报造假的疑虑,公司股价也在转天大涨7.92%。

在当时的舆论风波中,便有许多券商人士下场激辩辟谣,指出质询本身的漏洞。而据新浪财经统计,在2021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关于牧原的相关研报数量已达30份,且所有评级均为清一色的买入或增持。

对“猪茅”最为关照的莫过于国信证券。在国信5月6日发布的研报中表示,非洲猪瘟的爆发加大了散户的入场难度,更加奖励养殖管理好的群体,而其建议买入的核心逻辑在于,牧原凭借其从科研、育种到商品猪饲养的完整封闭式生猪产业链,以及大规模一体化的养殖模式,可以围出一道低成本的“护城河”,在浪潮中尽显优势。

牧原股份能成长为行业龙头,与其养殖模式有关。而牧原股份采用的是“自建自繁自养”的重资产模式,也就是牧原股份自建养猪场,自己饲养种猪,并完成培育、育肥仔猪等全部环节。这种规模化的养殖,在非洲猪瘟爆发时,有着更强的风险抵抗能力。

而另一个养猪巨头温氏股份采用的是“公司+农户”的轻资产模式,由温氏饲养种猪,委托农户养殖,最后由温氏回购生猪。由于农户散落各地,农户之间的意识、能力都有差别,这也导致在非洲猪瘟高峰期,温氏的大量养猪场遭殃。如今,温氏被非洲猪瘟重创,股票也被券商频繁降低信用评级。

尽管牧原股份在养猪模式上有更强的优势,尤其是在非洲猪瘟肆虐的当下。但也没有办法抵挡行业周期的影响。

“未来价格可能有季节性反弹,但生猪价格总体呈下降趋势,预计生猪行业在2022年或2023年将到达底部。”牧原股份的相关负责人在四天前的股东大会上说,牧原股份需要完善人才管理和资金储备,做好迎接行业冬天来临的准备。

本文由网络采编综合报道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nmunet.com/2021/9033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